厦门银行IPO过会 还有18家中小银行在排队

  7月16日,厦门银行顺利过会,才迎来了银行在A股IPO的“破冰”。沉寂已久的银行IPO或将迎来新进展。

  中小银行是支持中小企业的主力军,对中小微企业发展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当前中小银行面临的资本金不足的困境仍旧难解。根据银保监会披露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城商行和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65%和12.81%,环比均有所下降。

  IPO仍是目前中小银行获得资本补充的重要途径。尽管IPO审核进展缓慢,但也阻挡不了各中小银行谋求上市的热情。此次厦门银行成功过会无疑给排队银行打了一剂强心针。截至目前,在A股IPO排队银行共有18家,其中包括11家农商行和7家城商行。

  排队最长近4年

  

1.jpg

  18家候场银行中,兰州银行等待了较长的时间,目前审核状态为预先披露更新。作为西北地区存贷款规模最大的城商行,早在2016年6月,兰州银行便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材料,现已等待近四年时间。由于其排队时间过长,IPO仍存在一些不确定性,故后续不做讨论。

  除此之外,排队城商行中重庆三峡银行、广州银行分别于6月28日和6月24日被受理,等待时间不到一个月。湖州银行2月3日IPO材料被受理,目前为已反馈状态,其余均为预先披露更新状态。

  候场的11家农商行中,瑞丰银行等待时间最长,自2016年11月受理起,现已排队三年半左右的时间。2018年瑞丰银行原本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然而上会前夕,证监会发布补充公告称,鉴于瑞丰银行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上会审核。

  根据2019年显示,瑞丰银行尚无控股股东。其第一大股东持股占比7.74%,前四大股东占比仅15.72%。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或是瑞丰银行IPO路上的一大阻碍。而公司治理一直是IPO审核重点之一,若未解决该问题,瑞丰银行的上市之路或还将道阻且长。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5家排队时间最长的银行里,有4家的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行情601066,诊股)。

  排队时间最短的是上海农商行,仅一年左右。7月6日,上海银保监局发布同意上海农商行股权变更的批复,仅两天之后,上海农商行更新招股说明书。近期频频出招,不难看出上海农商行冲击上市的决心

  要论早,徽商银行早有回A股上市的意图。2015年7月徽商银行就在证监会预先披露了招股书。然而五年过去了,上市计划一直被提及,却始终未实现,目前IPO处于终止状态。尚未有定论的股权争夺或是徽商银行回A股路上的“拦路虎”。

  此外,若将排队银行与A股已上市中小银行进行比较,后者在资产规模、营收方面要略有优势。2019年A股上市农商行总资产均在1000亿元以上,营业收入最低为34亿元,排队11家农商行中,只有7家能达到此规模。

  13家A股已上市城商行中,2019年总资产规模超过1万亿的有6家,拉高了整体上市城商行的平均值。排队城商行中,广州银行总资产规模最大,2019年达到5612亿元。

  

2.jpg

广东省银行业上市热情高涨

  作为我国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之一,此前广东的中小银行对上市似乎并不热衷,在A股上市银行仅两家。然而自去年开始,广东地区中小银行相继发力冲击上市。

  

3.jpg

  目前A股排队IPO的18家银行中,广东省数量最多。共有5家,分别是东莞银行、广州农商行、南海农商行、顺德农商行和广州银行,且均选择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其中,除广州银行以外,其余均为预先披露更新状态。

  广州银行是我国一线城市城商行中唯一未实现上市的银行,其一举一动也引来社会关注,压力不可谓不大。其IPO计划最早可追溯至2011年,然而当初并没有获得实质性推动。2017年、2018年通过两次增资扩股解决股权问题,为IPO扫清障碍。在2019年年报里,更是提出把上市“1号工程”放在全行战略更加突出的位置。

  2019年广州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19%,2018年仅为0.86%。分级来看,不良率的提高主要在于次级类和可疑类贷款占比上升,分别提高了0.15和0.2个百分点。

  广东省第一的农村商业银行广州农商行也在排队行列之中。自2017年6月登陆香港联交所后就开始筹备回A股上市,并于2019年3月15日首次在证监会网站披露A股招股书。然而,广州农商行的回A股上市之路并没有想象中的顺畅。今年4月,广州农商行因IPO过程中存在部分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计提不充分等问题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

  对于区域性银行来说,地方政府的支持也是帮助实现上市的重要助力。

上一篇:日本人持股高达92%欲闯关A股 伟时电子多家客户为何又是供应商?
下一篇:“科创板首家主动撤单企业”又回来了 这次是冲击创业板!曾7次接受上市辅导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